離島通訊

回到首頁

整個農曆七月花一半時間在普渡,澎湖西嶼「輪普」熱熱鬧鬧地讓四方鬼神樂一回

每到中元普渡,澎湖西嶼的11個村落會進行「輪普」,不是在農曆7月15日舉辦,而是接力從農曆7月13日到7月24日,在甲頭文化的祭祀方式下,展現各村不同的特色,糊大士爺、糕仔棧、108道菜、播放電影、灑糖果與零錢……,在地帶你深入認識。

圖片來源:《歡迎光臨人間旅行社 西嶼輪普12天11夜》繪本,汝賀文化工作室出版。

「台灣人怕鬼,中國人怕鬼,西洋人也怕鬼,全世界的人都怕鬼」這是鬼王作家司馬中原,每每農曆七月時期,上一些靈異談話性節目的經典開場台詞,也完整說明人對於鬼的敬畏與害怕。

農曆七月,對許多人而言是四方「好兄弟」暢遊人間的時間,靈異現象、鬼故事、難以用科學解釋的現象層出不窮,提醒大家鬼月禁忌、靈異節目更是這一個月份綜藝節目或是社群平台的必要創作素材。或許,除了貓以外,鬼也是一種流量密碼?

人類信鬼神、敬鬼神、怕鬼神並非空穴來風,在前現代時期,因應無法解釋的疾病、死亡、自然現象等等當時現世難以解釋狀況,往往會發展出一套認知這些狀況的「世界觀」或「習俗」、「習慣」,但光有解釋並不夠,也同時需要有一套「信仰」來做行動或是心靈的寄託與安慰,世界各地的文化與習俗皆是如此。

台灣有中元普渡的習俗。

亞洲許多個信仰佛教的國家都有鬼月鬼節,或可追溯源自盂蘭盆節的由來,盂蘭盆梵文為Ulambana,意指解救有如倒懸之苦,緣起於佛教經典中的目連救母的故事。

佛陀的弟子目連潛心修佛,但其母親卻性格貪婪、作惡多端,以致死後墜入地獄。目連不忍母親在地獄受苦,求佛祖赦免母親罪過,於是佛陀告訴目連,每年農曆七月十五日必須準備飯食、五果、香油在路邊,供路過的和尚、四方神靈享用,不僅解救自己的母親,也解救他人的父母,這也是盂蘭盆節的起源。

隋唐時期開始,佛教傳往現今日本、韓國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等地後,隨著時間演進,各地也有了許多不同的樣貌,雖在一些儀式上仍可以看見一些相似之處,但盂蘭盆節、中元節在各地已經有不同的意義與習俗。

以鄰近的日本來說,盂蘭盆節稱「御盆節」,是祭拜祖先的節日,以小黃瓜及茄子插上竹籤做馬與牛,是邀請祖先來往的坐騎象徵;韓國又稱百中節,是祭拜大地,歡慶農田豐登的日子;對於新加坡、馬來西亞和台灣來說,是祭拜四方好兄弟享用祭品、香燭的日子。

各地祭典儀式,不只是跟所謂「另一個平行世界」或是「另一個次元時空」我們未知一切的對話與互動,更多是反映我們對於現下現世的觀察,以及對其的願望與祈求。

澎湖西嶼輪普 流傳百年的敬鬼神儀式

澎湖縣一市五鄉,行政區共劃分為馬公市,以及有土地接壤的湖西鄉、白沙鄉,其他土地沒有接壤的分別為西嶼鄉、望安鄉、七美鄉等。望安鄉與七美鄉仍需渡船前往,但西嶼鄉在1970年跨海大橋落成後,終與較為繁華的市區以大橋接軌。

在跨海大橋落成前,在空間地理上,西嶼鄉是一個封閉獨立的島嶼,土地貧瘠,發展相對市區落後,因而不僅是產業發展,包含文化、信仰都是自成一格,但也因此,一些早期澎湖的地景樣貌或是宗教習俗都得以保存至今。「輪普」便是一個至今仍存在的傳統習俗。

西嶼輪普現場的景象。

長達11日的普渡 討海人的慰藉與祈願

什麼是輪普?西嶼鄉共有11個村落,「輪普」顧名思義就是輪流普渡,從農曆7月13日開始,一日輪一個村莊舉辦普渡儀式,這樣的輪普儀式已經延續百年。

農曆7月13日以小門村為首率先開始第一場普渡,隔天14日為橫礁村,15日為二崁村,16日為后螺村,17日為竹灣村,18日為大池村,19日為小池角(池東村與池西村),20日為外垵村,21日為內垵村,22日為赤馬村,24日為輪普的最終章合界村。

澎湖西嶼鄉共有11個村落輪流普渡。(圖片來源:《歡迎光臨人間旅行社 西嶼輪普12天11夜》繪本,汝賀文化工作室)

普渡在西嶼是一件大事,如同前述,在早先時候,土地貧瘠、資源相對稀缺的西嶼,以漁業為主要產業。海上作業險象環生,傍晚出海,隨著夕陽下山,漁人們在海上面對的,是一片廣大、寂靜而黑暗的大海。僅有漁船的燈火照明,黑暗的海水深不見底,海象更是難以預測,當有巨大海流經過漁船時,漁船甚至經常有一半會沒入海中隨之搖晃;當海面平靜無風時,彷彿寧靜的只能聽見自己的恐懼。

海流雖危險,卻也是帶來魚群的重要訊息,與海流共生、共存、共舞是討海人的日常。也或許是如此,討海人家更可以想像,在一片黑暗海洋中,人類是無盡的渺小,你無法預測今天一出海會遇到的是怎樣的光景。

今日動力漁船雖有衛星地圖定位設備,可掌握海上位置,但海象仍難以預測。何況在早先沒有動力漁船、衛星定位的時代,先人以搖櫓的漁船在海洋中求生,僅只能仰仗觀星、風向、洋流走向與先人傳授的討海智慧。

因此,對於漁業為主的西嶼人而言,願向四方神靈保佑風調雨順、出海順利、滿載而歸。

為此,農曆七月陰間大門打開,四方好兄弟在陽間接受祭祀之時,便是西嶼人最重要的祭祀時刻。

中元普渡是西嶼人最重要的祭祀時刻。

各村普渡11色 糕仔棧、108道菜都精彩

如同全台各地普渡儀式一般,會有廟宇發起舉辦祭祀法會、供奉祭品、誦經等普渡儀式。對澎湖而言,一村落有一主廟,主廟不僅是宗教祭典的重要發起單位外,更是一個村落買賣經濟行為、政治活動、村務漁務協調的重要據點。來到澎湖的村落,一定可以看見一間大廟,它是澎湖村落的信仰中心,更是政治、經濟的中心。

澎湖西嶼一村落一大廟,它是村落的信仰中心,更是政治、經濟的中心。

普渡的儀式可以說是維持一整天,從儀式的前一天或是當日早上開始,一直到儀式隔天的清晨約莫四、五點結束,當然因應各村落的人口、經費以及習俗,儀式時間長短與儀式內容略有不同之處。但也如同前述,儀式雖是與另一個平行世界的互動與溝通,但更多時候反應了人類現世的狀況與祈願。在澎湖的普渡儀式中,也經常可以看到許多這樣的影子。

師公誦經。

以整場儀式來說,通常前一天或是當天早上會由主掌儀式的師公長,拜請地府的掌管神大士爺入座。大士爺沒有具體的神像供奉,通常是紙糊的,俗稱糊大士,但或許是因為他是掌管陰間之神,所以對於祂的形象通常是青面獠牙、瞪眼憤怒,頭有長角,手持令旗指揮趨煞,坐騎在神獸。

糊大士形象莊嚴甚至更帶點令人害怕恐懼,但在西嶼,大士爺又稱大士伯仔,其實有相當親近的意味,大士伯仔被拜請入座後,更多時候更像家中來了一位大長輩一般,許多阿公阿嬤帶孫去拜拜時,更像以一種要跟長輩好好聽訓的狀態。糊大士會在一切結束之後火化,也象徵將四方好兄弟一併帶走,還給地方日常。

大士爺入座好後,廟埕前就會開始搭建舞台、攤位帳篷、神明桌、供品桌。搭建完畢後,一車接著一車的供品進場,一桌一桌地擺放整齊。各村落的儀式與祭拜場地安排佈置大同小異,會以甲頭作為佈置單位,每年也會輪流不同甲頭作為該年普渡的「主普」。

各甲頭一供桌。

西嶼的地方村落仍保留相當完整的「甲頭文化」,同甲通常多為同姓氏的各房親戚,甲頭源自先民結伴而行渡海來澎後,為求彼此生活照應與親屬網絡維繫,往往會比鄰而居,甲頭除了宗教意義上,後來衍伸更有漁場協調等功能。以內垵村為例,內垵有八個甲,東甲、西甲(姓呂)、南甲(下寮甲)、北甲(或稱頂甲,多姓陳)、中甲、洪甲、王甲、書房甲,每一個甲一張祭祀的供品桌,每一年會輪流不同的甲擔任主普。

普渡當日可以感受到村子相當忙碌,在過去漁船當天幾乎不會出海,各家各戶都在準備供品拜拜,廟埕前更是熱鬧非凡,除了一張張供品桌的供品被佈置起來外,幾個村落會請到酬神的演藝歌唱團或是歌仔戲班來廟前演戲,在帳篷棚架一邊搭載時,也能看見正忙著梳妝的戲班成員。

廟埕前更會佈置「糕仔棧」,過去是用傳統糕品,俗稱「糕仔」,沿著竹架往上堆疊成角錐狀,現在也會用一個個罐頭或是餅乾禮盒堆疊成罐頭塔棧,雖也是看起來富麗豐盛,但過去村裡阿姨阿嬤合力堆疊出的糕仔棧著實是真功夫,現今糕仔棧在竹灣的普渡還能看見,普渡當天早上就能看見竹灣的阿姨姊姊們在廟前疊糕仔。

除了供品桌,現場還會有餅乾箱做的糕仔棧。
(圖片來源:《歡迎光臨人間旅行社 西嶼輪普12天11夜》繪本,汝賀文化工作室)

各村落的普渡各有特色,竹灣有自古保存至今的糕仔棧;小門不糊大士爺也不請師公,會請播影團隊來播放電影,莊重、簡單地進行普渡;橫礁會有熱鬧的舞台車上陣,主持人帶動主持,村民搬椅在廟埕前看,歡歡喜喜地進行普渡;二崁是來澎觀光客必去的重要景點,但觀光客往往晚上就會離開,但夜晚的二崁卻別有特色,平靜而祥和,供桌旁會放置臉盆和毛巾,意指為四方好兄弟接風洗塵的概念;后螺人口外移嚴重,但普渡供品毫不遜色,魚、螃蟹、小管海鮮一樣不少。

小池角的普渡會發糖果餅乾,小朋友拿著袋子做好準備。

大池的普渡不糊大士也不請師公,供桌上則是一籃籃水果;小池角會準備一張放置供品的矮桌,俗稱「囡仔普」,專門祭拜小孩鬼魂,會糊大士跟請師公,時程到時師公還會撒糖果餅乾給村裡小孩,場面歡喜熱鬧,是大人小孩都快樂的普渡。

現場除了糖果餅乾也會丟零錢。

外垵是西嶼最多人口的漁業大鄉,自然儀式就是全村一起熱鬧,大士伯會遶境整個外垵村,供品還有高粱酒、香菸、檳榔跟化妝品,讓來自四方的好兄弟姐妹可以依照不同洗好挑選;內垵村甲頭最多,每年主普的甲頭要在主要供桌準備108道菜,八個甲頭與主普桌更都有一隻神豬,菜色相當豐富豪華,神豬頭上都插了一把刀,那是供四方神靈用來分食豬肉用,有糊大士、師公誦經和戲班舞台演戲,儀式會一直持續到隔天清晨三、四點。

剛修葺好主廟赤樊桃殿的赤馬,已在廟宇修葺完工連請舞台車表演多日,今年開始恢復請師公誦經、糊大士、廟口演出的熱鬧普渡;最後一站,合界,也同樣是各甲頭有一張供桌,供品菜色豐盛富麗,舞台車高歌熱鬧,待儀式結束後,將大士伯火化,也就代表著今年西嶼的輪普結束。

八個甲頭和主普桌都會有一隻神豬。

輪普的由來眾說紛紜,有一說是由於過去西嶼地處偏狹、物資缺乏難以負荷同時間的普渡儀式;有一說是希望讓四方兄弟可以延長饗宴,走完西嶼11鄉將祝福與感謝都帶給各村居民。但無論哪一種說法,這一套「輪普」的儀式仍舊保存至今,不僅是澎湖文化習俗的一大特色,更是村落間聯絡感情,彼此交流的大事,同時也是以漁業為主的澎湖漁村,一種重要且富含地方特色的樣貌。

西嶼輪普是一個重要的文化習俗,更具有西嶼的地方特色,由「汝賀文化工作室」,作者洪莉棋出版的《歡迎光臨人間旅行社 西嶼輪普12天11夜》便用生動活潑的繪本方式,詳細記錄了西嶼的輪普儀式。另外粉絲專頁「西嶼‧咱ㄟ厝」攝影師曾佛賜更是用他一張張影像紀錄了西嶼地方上的文化點滴。以上皆為本文文考文獻來源之一,同時感謝每一位深愛澎湖,為澎湖留下記錄的人們。

圖片來源:《歡迎光臨人間旅行社 西嶼輪普12天11夜》繪本,汝賀文化工作室出版。

本文原刊於微笑台灣